筆趣閣 > 百煉飛升錄 > 第五千六百八十四章 恐怖音波

第五千六百八十四章 恐怖音波

  這里是魔氣充盈之地,可是秦鳳鳴與柳翔飛二人所凝聚的能量云霧,卻并非灰黑之色。秦鳳鳴的是五彩熒光閃爍,而柳翔飛的能量云霧卻是盈盈藍光自其中躍動不已。

  五彩霞光閃耀之中,一股澎湃的神魂能量陡然自其中洶涌而出。

  待感應到秦鳳鳴急速凝聚而起的能量云霧中乍起的磅礴神魂能量,柳翔飛心頭不由微是一緊。

  如此磅礴的神魂能量充斥在天地元氣之中,這本身就非常詭異。

  “今日秦某就領教一番大乘修士的強大手段!”磅礴云霧激涌之中,秦鳳鳴的一聲低沉話語陡然傳遞而出。

  聲音乍起之時沒有什么異樣。然而當最后一字聲音落下之時,本來涌動的磅礴能量霧氣,猛然澎湃而起,一股詭異音波,乍然自能量霧氣之中彌漫而出。

  那音波出現的很是迅疾,好像憑空出現一般。

  音波乍現,立即卷動而起,攜帶著一股難言的滔天威能,席卷著秦鳳鳴身周的磅礴霧氣,如同一道道扯地連天巨大海浪,猛然向著柳翔飛所在翻滾而至。

  那音波看似移動不快,可是就在秦鳳鳴最后一個字音消失之時,滔天翻滾的音浪,也席卷到了柳翔飛近前。

  音浪席卷還未臨身,一股讓柳翔飛心神一緊的恐怖神魂禁錮之力,驟然涌入到了他的身軀之中。

  霎時間,柳翔飛頓時感覺他識海能量陡然變得粘稠難以運轉起來。

  “啊,不好!”感應臨身,柳翔飛心中驟呼而起。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面前這名青年修士,竟然僅憑一道音波襲擾之力,就能夠讓他大乘之境的識海神魂能量有運轉困難情形顯現。

  雖然心中陡然一驚,但柳翔飛并未有絲毫驚慌。

  感覺音波氣息臨身瞬間,一股浩大的神魂能量也陡然散布在了他的身軀之中。一道道細小的靈紋,在此股驟現的神魂能量之中激射游走。神魂能量所過之處,那股乍然侵入的神魂禁錮之力,立即被清除一空。

  柳翔飛并非是普通修士,雖然只算是一名新晉大乘修士,可是他際遇非凡,一生經歷兇險無數,能夠活到現在,自然有其強大手段在身。

  那一團驟現的神魂能量,并不是柳翔飛識海之中的能量,而是一團一直蟄伏在他丹海之中的奇異能量。

  那一能量,就是柳翔飛都不知何時出現在他體內的。

  雖然不知其來歷,可是柳翔飛卻知曉其玄奇。那團神魂能量之中蘊含有難以計數的細小符紋,并且充斥著一股恐怖之極的生機,且能夠對侵入他體內的任何神魂能量急速吞噬。

  雖然那團神魂能量不受他控制,可是對于不是他體內的神魂能量,可以說來者不拒。

  這一次,同樣沒有讓柳翔飛失望,乍然感覺一股恐怖的神魂封印之力侵入體內,蟄伏在他丹海之中的那團奇異神魂能量,隨之自行急速而動,瞬間便清除了那股強大的禁錮之力。

  然而就在侵入柳翔飛體內的氣息消失,一股如同山岳一般的巨大音波攜帶恐怖的神魂能量,猛然席卷而至。

  音浪所過之處,下方地面之上立即出現了一個深有數丈的巨大溝壑。

  實質音波聲浪裹帶滔天神魂能量威壓始一臨身,一股排山倒海一般的恐怖巨力乍然作用在了柳翔飛身軀之上。

  巨力臨身,柳翔飛立即感覺到了一股摧枯拉朽一般的恐怖威能肆虐在身軀之上。這一股攜帶浩大神魂能量的聲浪,并沒有侵入到他體內,只是對他肉身顯現出了強大之極的碾壓揉捏功效。

  面對此景,他體內的那團奇異神魂能量,根本就沒有絲毫功效顯現。

  幾乎瞬間,柳翔飛的身軀,就被此股滔天聲浪籠罩在了當中。

  看著面前聲勢滔天,顯現青幽之色的巨大洶涌聲浪,懸浮空中的秦鳳鳴,雙目之中霍然出現了震驚之色。

  面對事關自己性命的賭約,秦鳳鳴自然不會隨意。

  故此始一爭斗,他便確定了要首先出手的策略。

  對面青年既然親眼見到他伴劫所現出的恐怖場景,自然不會對他心存任何小覷。敢言說三擊就能夠將他與司蓉二人擒下,自然也對自己手段極具信心。

  先發制人,讓對面青年處于防御境地,對秦鳳鳴而言,絕對是最為有利。

  而他的第一擊,便選擇了踏山印。

  踏山印,乃是一種由神魂能量為主的強大攻擊之術。以秦鳳鳴此刻神魂能量的精純,秦鳳鳴有極大把握能夠將對面那青年禁錮在踏山足之下。

  雖然秦鳳鳴早就料到他此刻全力施展踏山印會極其強大,可是見到此刻踏山印的起始音波攻擊,就已經讓他自己都不由為之震驚了。

  面前所現的恐怖音波聲浪,已然不是先前施展時的氣浪形態,而已然化為了好像一塊塊青幽之色實質巖石在翻滾向前。

  巨大撞擊摩挲之聲雖然被音波遮蓋,但依舊震動天地。

  與秦鳳鳴一樣震驚的,還有站立遠處的司蓉。驟見遮天蔽日的巨大聲浪乍現面前,司蓉立即有了驚呆之意。

  那恐怖聲浪,威力之強大,讓司蓉立即想到了大乘攻擊手段。

  就算是她當初進階到了大乘之境,全力施展一道秘術攻擊,威力是否能夠達到此刻所現的滔天聲浪,司蓉自己都不敢確定。

  司蓉震驚同時,她也瞬間明了,秦鳳鳴此刻所施展的攻擊,如果是當初與她爭斗之時,絕對施展不出如此震駭威力。

  她真不知秦鳳鳴在剛剛的天劫之中是得到了如何好處。

  遮蔽天地的聲浪掩蓋住青年修士,秦鳳鳴竟一時不知是否繼續施術,將踏山足更加強大的殺招激發。

  此時的秦鳳鳴,能夠清楚感應到柳翔飛在音浪之中情形,感應到青年如同無根浮萍,在激涌音浪之中席卷翻滾,整個身軀被恐怖之力擠壓拉扯的劇烈變形不止,好像隨時都會被扯斷揉碎。

  似乎在如此情形,根本就不用秦鳳鳴繼續實施,就足可讓那青年隕落其中。

  秦鳳鳴眉頭微皺,手中法訣為之一停。

  雖然他并不相信僅憑這一記神通,就能夠將一名極為自信的大乘修士滅殺,可是面前所現事實,又讓他一時難以決斷。

  功法相克,這是真實存在之事,說不定那青年就被這一音波攻擊克制。

  “不錯,你手段果真有幾分門道,難怪會夠膽在妖獸天劫之中伴劫。你這一音波之術,對大乘存在絕對有威脅。不過對柳某,這點手段,還遠遠不夠?!?br/>
  就在秦鳳鳴心頭念頭閃現之時,一聲淡淡話語之聲,猛然在秦鳳鳴身后不遠處乍然響起。
多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