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華娛之閃耀巨星 > 1545.投名狀
  第二天早上,聶唯和舒暢一起吃早餐的時候,提了給周朵朵買禮物的事兒。

  “一方面是感謝她昨天配合我演戲,雖然早就被你拆穿了?!笨粗敌Φ氖鏁?,聶唯無奈的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還有就是他快要畢業了,到時候還要加入繁星,所以我準備送她一個大禮物?!?br/>
  “就是她之前一直想要的那輛車?!?br/>
  聶唯說到這,舒暢就想起來了,之前聶唯就答應過要送一臺賓利的GT給周朵朵,其實這事兒早就該辦妥,只是周朵朵要的顏色有些特殊,所以從原廠那邊訂購用了些時間。

  “車子運過來了?”

  “嗯,現在就在三里那邊的4S店放著呢,今天就可以去提車,你要不要一起去?”

  舒暢想了想,左右自己也沒事兒,再說聶唯和周朵朵都跑去看車了,她一個人留在家里也沒意思,便答應跟著一起去瞧一瞧。

  吃完早飯,聶唯也給周朵朵發了條短信,告訴她今天去提新車。

  周朵朵接到短信的時候也在吃早餐呢,看到短信內容后,她立刻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朵朵?”周朵朵異常的模樣引起了好朋友向藝星的注意。

  “策,新策!”

  “什么?”

  “我說新車,我新車到了!”周朵朵咽下嘴里的包子,笑嘻嘻的回答道。

  向藝星一聽,也顧不得吃早餐了,連忙問道:“就是之前咱們看雜志上那輛玫瑰紅色的賓利GT么?”

  “還能有哪輛,就是它啊?!敝芏涠浼拥奈站o小拳頭,十分開心。

  向藝星的羨慕真的是溢于言表,雖然都知道周朵朵家里有錢,哥哥也是大富豪,但是對妹妹能夠如此大方的親哥哥還是讓人羨慕不已。

  如果讓向藝星知道,聶唯還為周朵朵置下了近百億的固定資產,怕是會直接暈眩過去吧。

  “你哥可真寵你呀,太羨慕你了?!?br/>
  “那是,對了,今天陪我去試駕吧?!敝芏涠鋯柕?。

  “我去合適么?”向藝星要說不心動那絕對是假的,坐豪車還是其次,關鍵是能碰到聶唯啊,能在這樣的大BOSS面前刷臉留下一個好印象,絕對是圈內無數人求之不得的好機會。

  “這有什么,都是自家人,就我哥我和嫂子兩人,到時候我介紹你們認識?!敝芏涠鋼е蛩囆堑募绨?,笑著說道。

  向藝星還能說什么,一臉感動的點頭就是了。

  既然是去賓利的4S店,聶唯還特意從車庫選擇了一輛寶藍色的賓利慕尚作為今天和舒暢一起出行的座駕。

  兩人抵達4S店的時候,經理早就在門口等候多時了。

  “歡迎聶總,夫人光臨賓利4S店,汽車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在我們的VIP展臺上,我已經安排了四名保鏢全方位保護汽車的安全,汽車我們也做過檢查,保證沒有任何的問題,您隨時可以開走它?!?br/>
  “帶我們去休息室吧,它的主人還沒來呢?!甭櫸ㄐχf道。

  經理聽到這話,倒是很好奇聶唯買來這車是要送給誰,但聶唯沒說,他也不會主動去打聽,而是熱情的把聶唯招待在公司的特別貴賓休息室,還專門拿了不少的汽車雜志給兩人。

  他則是站在一旁陪同,也不推薦什么汽車,但只要聶唯問什么關于車的問題,他就立刻詳盡如實的去回答。

  畢竟,聶唯并不是一個普通的客戶。

  普通人買車,會考慮很多方面,首先就是外觀和價格,要自己喜歡的,而且能接受的價格范圍內。

  其次則是車子的質量,畢竟誰也不希望自己的車開一個月修三個月。

  然后是維修的難度,一些小牌子的汽車,看似性能不錯,而且價格低廉,但是一旦遇到問題卻很難找到維修的配件,明明就是個小毛病,卻很可能花費大修的時間。

  所以這方面也很重要,這也是為什么暢銷車型的銷量總是經久不衰的緣故,因為他們的質量經過了長期的驗證,配件也很大眾化,幾乎每個修車店都能找到。

  至于性能、獨特設計甚至舒適度這些,只要過得去就OK。

  所以遇到普通客戶的時候,銷售就會主動去介紹,因為普通客戶的心是搖擺不定的,他們會貨比三家,畢竟同等級同價位的汽車實在是太多了,客戶可選的也很多,至于最終選哪個,自然要靠品牌銷售的口才了,給讓客戶知道自家汽車的優點,又有哪些是別人家沒有的,還是適合自己的。

  但聶唯這樣的客戶就不同了,像聶唯這種大客戶,買的就是一個喜好。

  而往往這樣的人,最討厭的就是外人的介入引導,這往往會讓這些大老板感覺被冒犯,畢竟平日里都是他們管理別人,對別人指手畫腳,現在情況一反過來,不討厭才怪。

  所以面對聶唯這些大老板,銷售經理的經驗就是讓他們自己挑,合眼緣了估計就買了,不合眼緣也就算了,總之怎么佛系怎么來。

  “你想換輛新車么?”聶唯看舒暢一直在翻汽車雜志,便好奇的問道。

  聽到這話,銷售經理耳朵頓時豎起來了,連忙打起精神,準備隨時添把火。

  畢竟聶唯和舒暢要買車,肯定就是4S店內頂級的汽車了,售價全都在上百萬,隨便銷出去一輛,那就是值得放鞭炮慶祝啊。

  “沒有啊,家里那么多車呢?!笔鏁承χ卮鸬?,她不像周朵朵,對車沒有太大興趣,甚至有段時間一直開的都是聶唯那輛保時捷911。

  銷售經理在心里嘆了口氣,羨慕的看著舒暢。

  別的女人聽到老公主動要給買車,估計都高興的笑開花了,可舒暢是什么回答?家里那么多車呢,果然啊,境界不同啊。

  想著自己老公給自己買了一輛大眾高爾夫,就把她高興了整整一個月,銷售經理就不禁感慨萬千,感覺自己那輛高爾夫突然就不香了。

  又坐了一會兒,周朵朵還沒到,銷售經理想了想找出一份兒雜志,翻到一頁,遞給聶唯。

  “聶總,我們賓利最近準備推出一款新型SUV,車子雖然還沒有上市,但是概念車型已經有了,您感興趣的話可以了解一下?!?br/>
  “好的,謝謝?!甭櫸]有拒絕,順手接過雜志。

  賓利在SUV車型上發展是這些豪車品牌中比較晚的,第一款年底才上市,而這些年來,賓利也沒有推出新的SUV車型,只是對當初的第一款SUV進行不斷的升級。

  雜志上的概念車整體呈墨綠色,這也算是賓利的常見色系。

  車尾到車頭都成流線型,包括棱角的設計,也都是成弧形,不像是聶唯現在的座駕大G,棱角分明。

  如果把奔馳的大G比作一個渾身肌肉的壯漢,那么賓利的這輛SUV就是一位儒雅高貴的公子。

  內飾配置也都是頂級,但在聶唯看來并沒有什么特殊性,光做到了人有我有,卻沒有做到我有人無。

  當然要說亮點也不是沒有,那就是自動駕駛技術。

  只是這東西現在還不算太靠譜,畢竟作為無人駕駛基礎的5G網絡在實際應用方面還沒有成熟,仍處于摸索階段,那么汽車在這方面自然也受到限制,無法完美實現一些想法。

  “怪不得是概念呢,果然還只是個概念?!?br/>
  聶唯興趣缺缺的合上了雜志,看了看手表,不知不約中,已經過去了半小時了,離約定的時間也過去有二十分鐘了。

  “周朵朵這丫頭怎么還沒來?”聶唯說道。

  “可能路上堵車了吧?!币慌钥措s志的舒暢隨口答道。

  一旁聽到兩人對話的經理這時候也回過味了,知道這車到底是要送給誰的。

  周朵朵這個名字她當然不陌生,這是聶唯的親妹妹啊,感情那輛特別訂制的玫瑰紅色歐陸GT是送給她的呀。

  經理想到這,就忍不住響起自己那兩位哥哥……

  經理打了個哆嗦,心想算了,還是不要想了。

  “給她打個電話吧?”舒暢說道。

  聶唯點點頭,掏出手機,正要給周朵朵打電話呢,結果手機卻先響了起來,聶唯看了眼,是羅凱打來的電話。

  “聶總,我看草莓不夠新鮮,我這就去給您拿一些新鮮的水果?!变N售經理起身說道,然后端著草莓離開了休息室。

  桌上的草莓自然不可能不新鮮,畢竟都是早上經理親自挑選了,不禁個頭大,顏色正,而且保證沒有壞果,甚至連磕碰到的外傷都不存在。

  她這么說純粹就是找個理由離開,畢竟聶唯要接電話,需要一個比較私密的空間。

  聶唯剛接起電話,就聽到電話那頭羅凱高興的聲音。

  “聶唯,好消息啊,好消息?!?br/>
  “什么好消息?”笑容明顯是有感染力的,聶唯也不禁笑著問道。

  “就是那家X報社啊,他們完蛋了?!绷_凱開心的大笑道,那家報社竟然敢編排舒暢和聶唯,他別提有多討厭那幫人了,現在知道了這群人倒霉的消息,他自然也是開心極了。

  “這么快?”聶唯反而有些驚訝。

  他是安排了羅凱用些商業手段去整治一下報社背后的老板,那位老板的身份背景聶唯也調查清楚了,資產勉強過億,背景也不夠深,以繁星集團的能量,收拾這種商人簡直不廢吹灰之力。

  只是再容易,讓一位身價上億的商人入局并且吃虧,也是需要時間去布局的。

  可這才一天沒到,就出結果了?

  好在羅凱很快給出了解釋,才讓聶唯知道是怎么回事兒。

  針對報社老板的懲罰行動還沒有展開呢,別說布局,就連方案都還只做了一個開頭,真要實行怎么也要一個月的時間,羅凱帶來的消息也不是通過他自己的渠道,而是今天去繁星報道的于海還有大胡子帶過來的。

  說來還是因為于海最后離開報社時帶給那位主編的一句話造成的。

  主編聽到這么大事兒,自然不敢隱瞞,就報告給了老板知道,結果老板棄車保帥,準備放棄報社,雖然沒有明確說,但話里話外的意思卻被主編聽出來了。

  再加上主編良心發現,給了那位工作人員提示,卻沒想到因此導致員工罷工來維護自身的權益,這就鬧大了啊。

  當時于海和大胡子正在附近快餐店吃飯,結果無意中得到消息后邊立刻返回報社,趁機會錄了一段資料,今天來繁星傳媒報道的時候就拿出了這份兒新聞作為自己的投名狀。

  羅凱對于這份兒投名狀那叫一個滿意,當場就表揚了于海和大胡子,肯定了他們的能力。

  聽到那間報社倒霉,聶唯也開心的笑了。

  “那兩個人已經入職了么?”

  羅凱知道聶唯問的是于海和大胡子,回答道:“都入職了,兩人都選擇了娛樂部,我把他們安排進了老宋那個組,讓老宋好好帶帶他們兩個,尤其是那個于海?!?br/>
  說道這,羅凱又想到了那份兒投名狀,便問道:“聶唯,于海和大胡子帶來的新聞怎么處理?”

  “咱們自己知道,偷著樂就行了,不用在特意去報道?!?br/>
  “這樣啊,我還尋思著給他們安排一個熱搜呢,讓他們好好的丟個人?!?br/>
  “不用了,浪費我們的流量?!甭櫸ㄐχ芙^道。

  看到那家報社倒霉,聶唯自然是很開心的,可開心不意味著就要痛打落水狗,至少也不能明面上大張旗鼓的去打,畢竟這網上還是有不少的‘愛狗’人士呢。

  聶唯出道二十年,名聲一直非常好,就是因為他懂得慎言慎行這四個字所包含的道理。

  聶唯這邊掛斷電話后,舒暢也好奇的問是什么事兒。

  聶唯也沒有隱瞞,把那家報社的遭遇說給了舒暢知道。

  “那些員工也夠可憐的?!笔鏁陈犕旰?,卻又對那幫員工有些憐憫,畢竟這年頭丟了工作真的是大事兒。

  聶唯笑笑沒接話,他才不會覺得那些員工有什么值得可憐,他和于海見面聊天的時候就聽于海說過,那幫員工排擠于海和大胡子,還在報社高興到想開慶功宴。

  這樣的人有什么值得可憐的。

  不過聶唯也不會在這點上和舒暢犟,畢竟看舒暢的樣子也只是隨口說一句而已。

 ?。?。:
多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