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臨界血線 > 第723章 重傷衣月?。ㄏ拢?

第723章 重傷衣月?。ㄏ拢?/h1>

  “劈咻!”

  只見一記刀光從天地間顯現,地面上瞬間被劈出了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恐怖的刀意向前綿延了數公里的距離!

  “叮叮叮!”

  葉蓮娜臉色有些蒼白地從裂縫之中飛了起來,她的身體外側還有著一片黑色的陰影在不斷地沖刺著她的身體,不過在陰影和她的皮膚之間,卻始終有著一層薄薄的距離,陰影無論怎樣都沒辦法突破。

  這就是葉蓮娜的念力屏障,只要突破不了她的意志力,破不開念力屏障,任憑林婆子如何糾纏,都傷不到她一根汗毛。

  除非她能夠消耗到葉蓮娜精神力耗盡的那一刻,不過以她目前的狀態,最先被耗盡的,肯定是她自己。

  “別白費力氣了,要是你們沒有被遺跡中的危險消耗,我還真不敢被你的陰影纏上,但是現在,你就算費勁渾身解數也破不了我的屏障的?!比~蓮娜臉色雖然蒼白,不過整體戰局還是在她的計算之中。

  “混沌的孽障,老身今天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好過!”陰影中傳來了林婆子有些虛弱的聲音。

  葉蓮娜聞言冷笑一聲道:“既然你不信這個邪,那我就成全你,讓你先去死!”

  “飛鷹彈線!”

  就在這時,衣月的嬌喝從山峰的碎石中傳來,緊接著就見到一道藍青色的光線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就已經來到了楚凌的腦袋之前!

  在這危急關頭,楚凌憑借超強的反應速度,在千鈞一發之際回過頭去,然后腦袋拼命地向后一仰。

  “咻!”

  藍青色的光線瞬間從他的左臉穿透了他的右臉,整張臉都被射了個對穿!

  不得不說,楚凌在遇到危險時現在已經是十分的冷靜了,在戰斗中的一些細節和反應更是讓人嘆為觀止。

  剛才要是他不偏腦袋,藍青色的光線絕對會從他的后腦射向前腦,變成這樣神仙都難救;而要是他只偏腦袋不仰頭,藍青色的光線也同樣會順著太陽穴將他的腦袋刺穿。

  可以說當時楚凌一個偏頭和仰頭的動作,真的是精妙到了極點,只有在瞬間分析出狀況并且在思考的同時就開始行動,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做出這樣的判斷和動作。

  就連在遠處看到這一幕的古老頭都忍不住在心中暗贊了一聲,雖然他們互相是敵人,但是同樣也都是身經百戰的異能者,對方有些在戰斗中的反應值得他去點頭。

  衣月突然發起的致命一擊讓楚凌全被打出的兩拳驟然一頓,一旁的金氏老弟急忙抓住機會,身體急沖而上,手掌變爪,一爪就抓在了他的胸口上!

  “血域魔爪!”

  “噗!”金氏老弟的手爪深深地抓緊了楚凌的胸口之中,讓楚凌狂噴出一口鮮血,緊接著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血液竟然順著金氏老弟的手指被吸進了對方的體內!

  從一開始的血氣大法到現在的爪功,一般涉及吞噬人血液、血氣之類的武功,在古代都被稱為邪門歪道,都是屬于邪法、邪功!

  不過在近代以來,異能界各方面的包容性和進步性也變得越來越強,有句話也開始在武修之中流行了起來。

  功法無正邪,人分善惡!

  武功本并沒有正邪的分別,只有使用它的人才有好壞的區別。

  一個人用武功來做壞事,久而久之他所具有的武功就變成了邪功;而一個人如果用邪功做好事呢?那么邪功,也不再是邪功了。

  金氏兄弟就是秉承著這樣的理念修煉的武道,雖然修煉的是比較陰毒的血功,但是不代表他們就必須做些陰毒的事情!

  當血域魔爪拿來吞噬混沌的狂徒之時,它一樣是能讓人顫栗的正派爪功!

  楚凌緊咬著牙關忍受著胸口的劇痛,在光線刺穿他臉頰的瞬間就開始集中異能進行恢復,同時也不忘了用殘陽功去抵御另一邊金氏老弟的血液吞噬。

  “戚!玩圍攻是吧?”楚凌眼中閃過一絲寒意,抬手捏住了金氏老弟的手腕,不讓他離開,同時另一只手手腕翻轉間,數根銀針已經出現在了手指之間!

  “你既然這么想吸,那我就讓你吸個夠!”楚凌緊握住對方的手腕,一葉斷魂的手法瘋狂地施展了出來,數不清的銀針不斷地彈向對方的身體各處。

  “叮叮叮!”

  前面十幾根銀針連對方的先天罡氣都沒能打破,楚凌一氣之下不再彈射,直接拿著銀針運足了神炁,一針使勁地扎了下去!

  “?。?!那就來吧小子!我會怕你你不成?!”金氏老弟的血性也被激發了出來,還真就忍受著疼痛,和楚凌杠上了。

  而下方從碎石中沖出來的衣月也只能看著而無能為力,因為現在楚凌和金氏老弟靠得很近,貿然攻擊可能會傷到自己人。

  兩個人從天空打到了地面,又從地面飛上天空,就連山峰都被他們撞碎了數座,終于在楚凌一邊噴著鮮血往金氏老弟的身上打入第36根銀針之時,穴道被封鎖的作用終于在一個先天高手的身上體現了出來。

  金氏老弟的血域魔爪再也沒有辦法施展了,楚凌抓住機會將他的手從自己的胸口處拔了出來,然后猛地將他甩向了正準備射出光線的衣月!

  “金二叔!”衣月急忙收招跳向了空中飛來金氏老弟,幫他止住了沖勢。

  “我沒事,衣月丫頭,我的血爪吸收了他不少血液,這小子的血液似乎比一般人的質量要高出很多,讓我的傷勢都恢復了不少!”金氏老弟沉聲說道,“現在他被我吸了這么久,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將死之人這么多話?”楚凌臉色陰沉地打了個響指,就見到金氏老弟的身上各處突然亮起了三十六個紅色的光點!

  “我看三十六根爆炸針還炸不死你!”

  “不好!”金氏老弟見狀頓時臉色大變,不過他的反應也是不慢,首先就太手將衣月拍開,同時運氣想要將銀針給逼出體外。

  但是三十六根銀針將他的穴道給封得死死的,他又如何能夠快速的運氣呢?

  “?。?!”

  “轟?。?!”

  只聽對方一聲慘叫,金氏老弟整個人就變成了威力驚人的大型炸彈,在瞬間爆炸開來,將周圍數百米的范圍全都包裹在內!

  不遠處的楚凌同樣在這次的爆炸范圍內,不過他現在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了,體內的真氣早就在三重爆氣的巨大燃燒量下給耗盡了,身體從一開始到現在受的所有傷勢,已經讓他消耗頗大。

  而后又被金氏老弟的血域魔爪給吸走了不少血液,現在的他的確是十分的虛弱,所以楚凌就算到了必須一決勝負了!

  三十六根爆炸針的威力他早就有了計算,對于自己也會受到爆炸沖擊的事情更是心知肚明,但是他更知道的是,衣月同樣會受到爆炸的波及!

  在爆炸的火光之中,楚凌周身元炁激蕩,護體罡氣被他運轉到了極致,整個人朝著衣月所在的方向就射了過去!

  此時的衣月已經在身前編織出了一面完全由光線構成了大型盾牌,勉強抵擋住了爆炸的沖擊,但是卻根本沒有余力再去應付楚凌。

  相反楚凌拼著重傷的可能,硬扛著爆炸來到了衣月的頭頂上方,在她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就一掌按在了她的腦袋上,將她重重地拍在了地上!

  ————————————————

  天晨還沒有放假,最近事忙,沒辦法按時更新,敬請諒解!
多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