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血脈 > 第三千兩百零四章道王戰力

第三千兩百零四章道王戰力

  /

  鴻蒙天虛,楊帆開辟的大世界。

  “轟......“

  無窮無盡的神芒,從楊帆全身毛孔細胞之中爆發而出。

  楊帆周身氣勢,節節攀升,十倍,百倍瘋狂暴漲。

  在吞噬了祖元大尊和另一尊十階大尊玉河大尊之后,楊帆修為終于踏出那關鍵一步,成功晉升為九重天大道至尊。

  .......

  三千紀元后。

  最后一尊十階大尊萬目大尊生命本源之力被楊帆吞噬了近兩層,楊帆周身氣勢終于攀升到了最巔峰。

  那煌煌神威,好似眾神之王降世,哪怕是元詡大尊這樣的半步道王,膽敢踏足大世界一步,都將瞬間被碾壓在地,動彈不得分毫。

  .......

  又是一個紀元過去。

  “嗡......“

  楊帆緊閉的雙目一睜,面上遮掩不住的興奮與激動。

  強大!前所未有的強大!

  相比起閉關前,如今的他何止強大了億兆倍,完全不可同日耳語。

  僅僅只是純神體之力,楊帆就有十足把握,橫掃諸多十階大尊,一旦全力爆發大道至尊神體,就是元詡大尊這樣的半步道王,都有不小把握,將之給徹底留下。

  綜合戰力之恐怖,就連楊帆自己,都不甚清楚。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當不會在一些個大道之王之下。

  至于真實如何,是否能夠匹敵中級道王,還需與大道之王一戰,方能確定。

  就這么短短幾百萬個紀元時間,就有匹敵,甚至超越低級道王之力,說實話,楊帆自己都有那么一種不真實之感。

  道王,半步道王,那完全就是兩種概念。

  秦霖大混沌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半步道王,困在半步道王之境,數千上萬衍紀不得突破。

  短短幾百萬個紀元時間,連一個衍紀的零頭都不到,就成功晉升為大道之王,他們是想都不敢想。

  如今的自己,算是真正屹立于了大混沌之巔。

  偌大的秦霖大混沌,已然沒有多少東西,能夠真正危險他的安危。

  除了那神鬼莫測的秦霖神主,其他人,就算是那些個中級道王,他不敵,保命還是問題不大。

  .......

  “呼......“

  過了好一會兒,楊帆方才壓下心中的激動。

  下一刻......

  “轟.....“

  吞天噬地大~法運轉至極限,繼續瘋狂吞噬那萬目大尊之生命本源之力。

  “嗤......嗤......嗤......“

  萬目大尊體內本源之力就像是那開閘的洪水,瘋狂的通過黑洞中心,涌~入楊帆體內。

  晉升九重天大道至尊之后,楊帆吞噬速度又有了質的飛躍。

  十萬紀元,最多十萬紀元時間。

  楊帆就有信心,將這萬目大尊給徹底吞噬。

  .......

  七萬六千紀元過去。

  “噗嗤......“

  最后一絲本源之力耗盡的萬目大尊,直接神體崩碎,化為飛灰。

  .......

  神目王國,萬目州。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突然,天地驟變,血雨傾盆。

  “噗嗤......噗嗤......噗嗤......“

  無數神城,至尊,在那血雨之下,直接腐蝕成渣。

  “啊......不......吾主......“

  “嗚嗚嗚......隕落了,吾主隕落了?!?br/>
  “吼......楊帆,,你個chu生,道王陛下不會放過你的,我神目一族與你不死不休啊?!?br/>
  ......

  “嘶......連萬目大尊都隕落了?!?br/>
  “狠人!這楊帆,絕對是一個狠人?!?br/>
  ......

  不知多少大尊,倒抽了一口冷氣,雖然在祖元大尊他們隕落時,他們就已經想過,萬目大尊怕也是兇多吉少,可真當這一切,成為現實,他們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萬目大尊,可不同于祖元大尊他們。

  他可是真正的王族出生,是神目王之嫡系血脈,還是神木王最為看重的幾大子嗣之一,楊帆如此狠辣,斬殺萬目大尊,這是赤果果的打神目王的臉,神目王萬萬不可能就此罷休。

  換成是其他半步道王,萬萬不敢痛下如此殺手。

  半步道王雖強,一心隱匿,就是大道之王,都很難找到他們的蹤跡,但除非萬不得已,沒有一位半步道王愿意招惹一尊大道之王。

  沒有多少人愿意過那藏頭露尾的日子。

  而且,一旦藏匿起來,很多資源都不得不放棄,本就證道希望不大的他們,晉級可能將變得更加渺茫。

  “這種狠人,若無必要,還是不要招惹的好?!?br/>
  .......

  不少大尊,半步道王心里暗暗下定決心,這楊帆,能不招惹,還是不要招惹為妙。

  連道王之子,都說殺就殺,何況他們這些人了。

  真要落到這楊帆手中,怕是唯有一死。

  .......

  鴻蒙天虛,楊帆閉關的大世界。

  “嗡......“

  楊帆緊閉的雙目,睜了開來,瞳孔深處,閃現一抹失望。

  晉升九重天大道至尊之后,想要再進一步,果然千難萬難。

  這萬目大尊也算是十階大尊中的頂級強者,加上體內神目王血脈,本源之力之雄厚,那是直追半步道王,可結果呢,八層本源之力,連讓他突破一個階位,晉升中階九重天大道至尊都做不到。

  看來,這些大尊,基本都可以放棄了。

  想要晉升大尊,乃至道王,還是得靠那些半步道王,乃至真正的大道之王。

  否則,光靠大道至尊,就是將秦霖大混沌中,所有十階大尊給一鍋端,都不見得能夠讓他順利晉升大尊之境。

  .......

  “現在有筆賬,也是時候算上一算了?!?br/>
  很快,楊帆眼中閃過一抹寒芒。

  讓那天衍大尊茍活了那么多紀元,是時候送他上路了。

  他楊某人一口唾沫一口釘,說要這天衍大尊死,就絕不會食言而肥。

  即便如今的他,已經看不上區區一個七階大尊,也是一樣。

  而且,說不準還會有意外驚喜。

  “屠誼王,還屠誼王國那些半步道王,你們可千萬不要叫本座失望......“

  .......

  屠誼王國,天衍神山,山頂神殿。

  突然,天衍大尊面色一變,一股大禍臨頭的不詳預兆一下席卷他的心靈。

  “啊......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吼......天衍神鏡出......“

  “轟......“

  萬千大道流轉,命運長河,貫穿時空。

  化為一方古鏡,整個鏡面,都被一層濃濃的霧氣所籠罩,讓人看之不清。

  “不行,完全推演不到......“

  天衍大尊咬了咬牙,眼中閃過一抹決斷。

  “啊......噗......“

  一口本源神血,噴在那天衍神鏡之上,天衍大尊氣息極度萎靡,幾乎要跌落七階大尊之境。

  “嗤......嗤.....嗤......“

  那濃濃霧氣,隱隱消散了一圈,但也僅限于此。

  “該死,怎么會這樣......“

  天衍大尊一臉不可置信,在他幾乎以半個階位修為代價下,進行推演。

  就是那半步道王,都能夠推算個七七八八,怎么可能一點東西都推算不出。

  “咕嚕嚕......難道是......難道是道......“

  .........
多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