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魔法時代 > 95.針鋒相對
  不久之后,一群魔法工會執法團的魔法師們騎著魔法埽把翻越了馬扎羅山北峰來到溫泉山莊。

  這群魔法師由一位執法團的高級魔法師帶隊,他們在溫泉山莊附近上空進行了一次地毯式搜查,很快這些騎著魔法埽把在天空中肆意飛行的魔法師們紛紛返回溫泉山莊。

  他們對將山莊里的貴族們召集在一起,胸口帶著金質魔法徽章的高級魔法師以利亞站在臺階上,對山莊里的貴族們宣稱,執法團在山莊周圍并未發現其他來至地獄界的魔族生物,所以山莊這邊暫時是安全的,帝都警衛營騎士團的騎士們將會連夜趕到山莊這邊,將困在山莊這邊的貴族們接回帝都。

  這位名叫以利亞的魔法師是魔法工會執法團第二小隊執事,擁有二轉強者的實力,不過看起來他的脾氣不怎么好,總是不忘板著一張僵尸臉,陰鷙的臉孔搭,眼窩凹陷并且有些發青,鷹鉤鼻子,嘴唇有些薄,并且嘴角向下拉,臉上有非常深的法令紋,看起來就是那種古板與刻薄的人。

  他手里攥著一根杉木法杖,身上穿著精致的魔法長袍,眼睛盯住某人的時候就像是枯枝上的烏鴉。

  溫泉山莊這邊所有獵殺的雙頭地獄獵犬、長角惡魔、兩只刑魔領主和邪法師米基.梅雷迪恩都被魔法師們統一收繳上去,擺在溫泉山莊前院花園空地上,戰斗過后,這座修建了大大小小十幾個溫泉池的前院花園已經破敗不堪,甚至有些溫泉池水都已經干涸,地獄獵犬的尸體冷掉之后,看上去就像是裹著一層混凝土的牛犢子,獵犬的頭顱已經全部被人割下,這些地獄獵犬的尸體足有兩百多頭,疊在一起看上去像一座人工假山一般。

  六十七具長角惡魔的尸體并排擺在水池邊的石板地上,只不過頭上的長角被人砍下變得光禿禿的,十分難看。

  這些執法團的法師們并沒有深究這些魔族生物身上最值錢的部分的去向。

  只是以利亞法師對于米基.梅雷迪恩魔法儲物腰帶的遺失有些略微不滿,這位尸體瘦得跟骷髏一樣的邪法師的尸體被人擺在一張石桌上,臉上蓋著一塊白色的絲綢,身上的魔法長袍敞開開,身上有著被電弧灼燒傷痕,在他的胸口處有一道寬約兩寸的傷口,正是我用他那把黑色匕首刺穿他心臟時留下的,那枚黑水晶徽章擺在他的胸口。

  以利亞法師站在米基.梅雷迪恩尸體前面,周圍站滿了圍觀的騎士,作為溫泉莊園的這次魔族生物襲擊事件的主使者,這位被稱為米基.梅雷迪恩的邪法師身體已經徹底涼透。

  我覺得這位以利亞執事此時不該在這里調查米基.梅雷迪恩,而是應該出現在巨樹林那邊的戰場上,也許會有更多收獲。

  他圍繞著米基.梅雷迪恩的尸體緩緩走了一圈,站在石桌前面,用兩根手指捏起那枚黑水晶徽章,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才用冷冷地聲音說道:“這位米基.梅雷迪恩是我們魔法工會執法團通緝多年的黑魔法隱修會成員,有關于他的私人物品里面應該包含了一部分禁忌物品,比如很可能有關于黑魔法的書籍,心得筆記以及一些黑魔法儀式所需材料,有關于黑魔法的書籍扭曲了很多魔法知識,對于大多數魔法師而言是有百害而無一利,而且很可能會腐化魔法師們的內心,因此這類禁忌物品嚴格意義上來講是需要主動上繳到魔法工會的,我希望諸位有誰見到過,或者能夠提供相關線索的話,都可以私下里來找我?!?br/>
  這些話的時候,以利亞執事的眼睛一直盯著我。

  我也很坦然地回望他,對他報以淡淡的微笑。

  這時候圍觀人群中有人在小聲議論:“現在趕過來摘果子,剛剛戰斗的時候都干什么去了,哼哼……這群人居然還恬不知恥的想要收繳戰利品,魔法工會的執法團還真是一群沒下限的家伙?!?br/>
  聲音很低,如果不是我五感異于常人,大概很難聽真切。

  “小點聲,你難道想我們被執法團盯上?”那人身邊的同伴連忙出言制止,果然那人聽同伴這樣說便住嘴了。

  帝都里的貴族們并不是很買這些執法團魔法師的帳,一直以來魔法師貴族與傳統貴族勢力之間存在著一些矛盾,許多豪門貴族不愿承認魔法師貴族的地位,眼下看到這群魔法工會執法團的魔法師們不愿去巨樹林那邊圍剿魔族生物,反而在溫泉山莊這邊搜刮戰利品,執法團法師們的做法引起了很多貴族騎士們的不滿。

  以利亞魔法師走到我的面前,他足足比我高了兩頭,近距離對視我必須仰著頭才能看到他的下巴以及兩個又細又長的鼻孔,他居高臨下地對我說:“吉嘉公爵,據說這位米基.梅雷迪恩是您和您的手下殺死的?”

  那種語氣讓人聽了很不舒服,我微笑著說:“沒錯,魔法師閣下?!?br/>
  以利亞魔法師低下頭瞪著我,有些耐人尋味地對我說:“如果您有什么這方面的發現,可以隨時來找我?!?br/>
  我仰著頭,毫不客氣對他說:“好的,魔法師閣下。您可能不知道,自從我公開演講了關于魚皮風帽生命魔紋的魔紋法陣結構圖之后,說真的,我就特別信任魔法工會,在這方面請您務必放心,作為一名來自北境省的水系魔法師,我有義務并且也會積極的配合魔法工會執法團的工作?!?br/>
  以利亞魔法師這時候的瞳孔微縮如針孔一樣,冷著臉說:“我希望您真能如……您所說的那樣去做!”

  “我會的?!蔽遗呐男乜?,笑瞇瞇地說。

  既然我一口咬定沒有在米基.梅雷迪恩身上見到什么私人物品,這種沒有任何證據的事情,以利亞魔法師對我也是毫無辦法,除非他能拿到確鑿的證據,否則就算他是魔法工會執法團的高級執事,也沒有權利質疑一名格林帝國的貴族侯爵。

  那位魔法工會執法團的高級魔法師望向我的眼神有些陰翳,他身后那些執法團的魔法師們也面色不善的望向我。

  牛頭人魯卡站在我身后,最近這段時間他的力量一直不斷增長,對于牛頭人而言力量與身高成正比,差不多將近有三米高的他站在以利亞魔法師面前,魯卡低頭俯視這位執法團執事,帶來了一種很強的壓迫感,在后面負責清點地獄獵犬尸體的執法團魔法師們都紛紛停下手里的工作,轉過頭望向我們這邊。

  這時候,也不知道誰在人群里說了句:“對付黑魔法隱修會的時候也沒見這么積極……”

  聚在這里圍觀的貴族和騎士們開始小聲議論起來,場面變得有些混亂,迭戈也混在人群里。

  有位貴族對著身邊的隨從們說道:“只要等到晚上就會有馬車趕過來接我們,現在還是想想該如何自救,受傷的騎士們還需要救治,哭泣的女人們還需要安慰,我們站在這里能得到什么?走了,走了!”

  他這樣說就好像大家都是到這邊看熱鬧的,有人不想看了自然要走。

  “就是,真是無聊透了?!甭返戮S希侯爵從人群中走出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吉嘉侯爵,剛剛的戰斗又有一些傷者,您手里還有那種特效止血繃帶么?”

  “還剩下很多,路德維希侯爵?!蔽肄D頭回答。

  “那真是太好了……”

  僅僅幾分鐘之后,前園花園里的貴族們就都走得干干凈凈,只剩下那些圍在地獄獵犬尸堆旁邊的執法團魔法師,還有莊園里的幾名傭人孤零零的站在狼藉的花園中,氣氛立刻顯得有些尷尬。

  帝都警衛營騎士團是在入夜后趕到溫泉山莊的,這時候,從巨樹林里面又陸陸續續撤出來幾批貴族的狩獵隊伍,他們中間有許多人受了一些傷,回到莊園以后,我們這些最先返回溫泉山莊的人就自發地進行救治,對于一名水系魔法師來說,這種時候往往是最為忙碌的時候,總是有人排著隊等候我施展‘水療術’。

  格林帝國人對于痛苦的忍耐力還是很強的,無論多么痛,只要聽說是治療魔法可以加速傷口愈合,就會有人咬著牙等候救治,對于擁有三十級暖氣和‘法力回復’石鼓圖騰的我,這種低魔耗的水療術,就算是不間斷施展七天七夜也不會造成法力枯竭,唯一讓我有點吃不消的是身體上的疲憊,最后那個階段我幾乎就是坐在椅子上打著哈欠,機械式的繪制魔紋法陣,一道道清亮的水系魔法輝光和沙沙沙的聲響,在那些傷者的身上響個不停。

  埃里克王子跟在最后的隊伍里從巨樹林那邊撤回來,他后面還跟著一支皇家構裝騎士團,這些人都需要返回莊園做短暫的休整,巨樹林那邊的戰斗已經停歇,據說在林地里發現了一座祭壇和一扇召喚之門,埃里克王子帶領構裝騎士們在巨樹林里與這群魔族生物戰斗的時候,皇家鷹獅騎士及時趕到,他們在巨樹林中斬殺了十一只刑魔領主,摧毀了邪惡祭壇,并且殺掉了很多長角惡魔和地獄獵犬。

  帝都警衛營的騎士們夜晚趕到這邊,便開始進行搜救工作,這場魔族生物襲擊事件已經驚動了帝都的浮空皇城,據說查爾斯陛下對此頗為震怒,任誰也沒想到黑魔法隱修會居然會在安琪博爾德皇室的狩獵場里偷偷修建一座邪惡祭壇出來,而且直到召喚了一支龐大地獄魔族大軍出來,竟然狩獵場這邊的管理者對此依然毫無所知。

  估計這次埃里克王子未來一段時間內將會過一段苦日子,必須有人站出來為這件事負責,雖然埃里克王子后續一直在盡力補救,可畢竟死人了,還有那么多人受傷,溫泉山莊也幾乎盡毀。

  第二天早晨,陸陸續續有一些魔法篷車趕到溫泉山莊,這些魔法篷車是來運送莊園里傷者的,我和贏黎沒有繼續在這邊逗留,我們也沒有乘坐這些魔法篷車,而是按照原路騎著盤羊翻越馬扎羅山北峰,抄近路返回帝都。

  樂蝶騎著亞龍在我們頭頂上空來回徘徊,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龍騎士的優勢,不僅造型很拉風,而且亞龍這種生物不受地形干擾,擁有超強機動性,而且龍族也是被曾經譽為空中霸主。

  如果能有一隊龍騎士的話,看起來也不錯。

  不過自從龍族與人類關系破裂之后,巨龍們就跑到了其他的主位面建立龍之國度,已經有上千年與人類沒有任何往來,如今格林帝國的龍騎士的數量極少,而且都是只擁有一些亞龍族的坐騎,巨龍們根本就不承認亞龍一族屬于龍族,就像我們人類不承認那些亞人類(比如豺狼人、狗頭人、魚人)屬于人類一樣。

  耶羅位面上原本生活著一些亞龍,可惜尼布魯族蛛人入侵耶羅,這些耶羅位面的原住民也是飽受尼布魯蛛人的摧殘,估計黑森林那些幸存下來的亞龍早就遷出黑森林,不知所蹤。

  如今唯一有些線索的就是蠻荒沼澤里還生活著一定數量的飛龍,我這次計劃要去蠻荒沼澤尋找上古祭壇,有很大幾率會遇到那個龍群。

  一路上,我騎在盤羊背上胡思亂想著。

  返回帝都這段路上,小艾拉選擇了沉默,這次戰斗對她的打擊很大,主要是她的對手太強大,這讓她對于游俠這個職業產生了一些懷疑,她覺得手里的弓箭幾乎就沒什么威力,在戰場上,還是要依靠近身搏斗的,比如那些獸人構裝戰士,牛頭人魯卡,杰斯特斯,卡特琳娜以及她的母親。

  和小艾拉有著一樣心情的,還有海倫娜和貝姬。

  我很想知道帝都這兩天的魔法報紙會怎么報導這件事,畢竟埃里克王子間接掌握著帝都魔法報,不知道魔法報這邊敢不敢將埃里克王子新聞。

  我們在向導的指引下,沿著北峰南坡一路走下來,看到帝都被群山環抱,如今半山腰處漫山遍野一片金黃,掩映在著美景下的帝都城安靜而又祥和……

 ?。?。:
多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