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萌狐悍妻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世界真小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世界真小

  這玩意既不能拿來當兵器使用,也不能用來加工成其他東西,甚至不能用來收納小物件,因為根本就打不開,因此形同一件廢物。

  起拍開始之后,只有零零星星的人叫價,感興趣的人并不多。

  價錢喊到三十萬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舉牌。

  在主持人在三十萬喊價第三次之前,云河把價錢直至加到五十萬,然后一錘定音,木盒子到手。

  工作人員很快就把木盒子送到云河所在的包廂。

  看著這個木盒子,曹尊心里十分失望。

  原本以為,云河背后的勢力實力雄厚,底蘊更是深不可測,隨隨便便就送了價值二十億的晶石給聚寶樓,想必眼光獨到,在這場拍賣會之中,必定會大顯身手,把某件寶物的拍價推至巔峰,成為這場拍賣會的焦點。

  剛才拍出的稀世奇珍可謂不計其數,靈丹,靈草,法寶,古玩,種類也層出不窮,卻未曾見云河動心。

  沒想到,云河只對這個不起眼的木盒子感興趣,而且成交價僅僅是五十萬。

  就算在外面市場擺地攤的,也不至于這樣吧?

  “云公子,恕我直言,這個木盒子到底有什么特別之處呢?值得讓云公子你出手的?!辈茏鸩挥傻煤闷娴貑?。

  “我也不知道,只是對這個木盒子很有感覺,想拍下來,回去有空再好好研究一下。說不定這可是個好東西!”云河微笑著,把木盒子收進空間戒指里。

  由于云河所在的這個包廂地處高勢,臨高臨下的,可以將整個會場囊括在眼底,而云河本身的視力就極佳,他一下子就看到,坐在距離自己的廂包不遠的地方,有一對年輕男女,正是他在門口買門票時見到的那兩個。

  那個年輕男子長相酷似喬晉,因而格外讓云河上心。

  剛才在外面人多口雜,并不方便,而現在包廂之內,不但外人看不到,而且還有隔音效果,想起剛才阿壯看到那個男人時,那個一臉驚愕的表情,想必阿壯知道一些事情,于是云河便問阿壯:

  “阿壯,坐在那個白衣女孩身邊的年輕男子,你是不是認識?”

  阿壯望了曹尊一眼,欲言又止。

  云河知道阿壯顧慮什么,便道:“阿壯,曹長老并不是外人,你但說無妨?!?br/>
  聽到云河這樣說,曹尊覺得心里一陣溫暖,看待云河的眼神又增添了幾分敬意。

  有了云河這一番話,阿壯嘆了一口氣,道:

  “主人,那個人叫做喬琛,是西起城喬家的二公子。只不過二公子并不是喬家主正室所生,其母只不過是怡香樓一個女人。那個女人死后,喬家主就讓二公子認祖歸宗。但是喬家已經定了大公子喬晉做少主,二公子在喬家受到喬夫人和喬晉的極力排斥,府中的其他人也因為二公子的身世并不光鮮,而對他極不待見。二公子在數年之前,就被他們逼走了。我真是沒想到,會在燈澄這個地方偶遇二公子?!?br/>
  原來是這樣!

  難道當初云河在喬家莊當園丁的時候,并沒有見過喬琛。

  雖然在喬家莊那件事,讓云河蒙受了極大的委屈,但是由始至終,云河恨的,僅僅是喬高和喬晉父子,對于喬家的其他人,云河倒是沒有介懷。

  喬琛的身世,他挺同情的。

  曹尊聽了,心里暗暗驚訝!

  西邊城喬家?那不就是一個多月之前,突然在黯雷世界崛起,以出產震撼世界的靈花而聞名的那個家族?

  說起來,最近聚寶樓的生意不景氣,多少都受了喬家的影響??!

  喬家賣給三大家族的靈花,沒錯,的確是一百萬一斤??墒?,三大家族拿到手之后,再賣出去,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干花,也要一千萬一朵!而且還供不應求。

  以聚寶樓的面子,曹尊死皮賴臉,才從風家那里求出了三朵,因此聚寶樓成為行業內的笑話。

  而聚寶樓無法直接從喬家那里買,也是風家從中作的梗。

  風家的意圖很明顯,他要襲占靈花市場,還企圖打擊聚寶樓。

  在三大家族之中,風家是唯一跟聚寶樓一樣,經營著天材地寶生意的。

  可以說,聚寶樓和風家是商業競爭者。

  曹尊總是覺得,云河跟風家或喬家必是有某些瓜葛。

  因為他覺得,云河對風家和喬家的事情特別關注。

  當然,曹尊只是猜測,不敢當面求證。

  畢竟,那是云河的私事。

  直到拍賣會結束,云河就再沒有拍其他東西。

  而喬琛和那個年輕的美貌女子,則拍下了一些靈丹。

  聽主持介紹這些靈丹的作用,是用來提升修為的。

  拍賣會結束之后,曹尊又給云河安排了一間休息的廂房,云河連跑到外面找客棧住的功夫都省了。

  云河欣然接受。

  今天他得到了三株靈草和一個木盒子,他正在找個地方靜下心來,好好休息一下呢!

  關了房門,讓阿壯守在門口,不讓外人進來,云河將粉色魚形船設置成隱身狀態,就遁入飛船。

  至于小貓和趙英彥?他們去天材地寶交易市場了。

  前面說過,小貓想救一只小白貓。

  那只小白貓被一個獵人關在籠子里,售價是一百萬。

  云河是為了攢點小錢幫小白貓贖身,才跑去聚寶樓的拍賣會碰手氣。

  他原本是打算,隨便拿一件晶石出來,放在拍賣會拍賣,應該能籌到一百萬。

  沒想到因為門票的事情,一波三折,最后,他還沒有在拍賣會出手,就已經跟聚寶樓的主人寒尋梅做了一單兩千萬的生意。

  現在他口袋里盤滿缽滿的,都交給小彥了,救助那只可憐的小白貓才成為可能。

  小貓不能一個人去,畢竟,它雖然開啟了靈智,智慧和戰力都不亞于一個歸空境高手,但是它的對外“形象”,畢竟是一只貓。

  一只貓拿著一疊銀票,去買一只貓,那就實在太嚇人。

  所以,小貓得讓趙英彥陪它一起去。

  云河很放心。

  在黯然世界,估計能傷到趙英彥的人還沒出生。要是那個不長眼睛的,去找趙英彥麻煩,那就真的是活膩了。

  很快,一人一貓就來到剛才那個檔口。

  由于一只除了能用來當寵物,就一無是處的小白貓售價一百萬實在太貴了,因此直到現在仍無人問津。

  趙英彥把一百萬銀票交給獵人,那個獵人就眉飛色舞地把關著小白貓的那只籠子拎給趙英彥,便笑道:

  “尊貴的客人,這只可愛的小靈貓從現在這一刻就屬于你的了!只不過這只貓雖然外觀十分可愛,但是它是一只野生的靈貓,性格十分兇,還沒有經過馴養,客人你跟它相處時,得要小心一些。要是作為禮物送給心愛的女孩,最好在送出去之前,先飼養馴化一段時間,效果必定會更加理想?!?br/>
  這個獵人還好心地給趙英彥一些忠告。

  籠子里的小白貓原本無精打彩地蜷縮在角落的,現在看到自己被一個人類買走,還要被馴養成那種智障的玩物,這只小白貓竟然抬起頭,氣憤地低低怒吼著,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瞪著趙英彥。

  “這小動物在生氣呢!”趙英彥憨憨地笑著道:“你不用害怕,我是來救你的啦!”

  “喵!”小貓也附和著說。

  趙英彥提著籠子,徑直走到野外,然后把籠子放在地面,把籠蓋打開,對小白貓道:“小家伙,現在安全了,你走吧!趕緊回家,別來人類的世界了?!?br/>
  小白貓有些不敢相信。

  但看著敞開的籠門,它小心翼翼地鉆了出來。

  之前小白貓一直蜷縮著,也不見它站起來。

  直到現在,趙英彥才看到,這只小白貓走起路來,是一蹶一拐的,原來它的后腳扭傷了。

  它是不小心跌傷,行動不便,才會被獵人抓到的。

  小貓見了,氣呼呼地說:“剛才那個獵人真是狡猾!說不定這傷還會有后遺癥,這貓兒會落下殘疾呢!一只蹶貓,也要賣一百萬!”

  小貓只是覺得吃虧而已!

  若然云河不是一個攢錢的快手,要想救這只小白貓,去哪兒找一百萬呢?

  哪知,小白貓聽到小貓把它說成一只蹶貓,它不高興了!

  “丑八怪!你才是蹶貓!你敢詛咒我殘疾,要是等我回到家里,定會叫父親把你的腳打斷!”小白貓瞪著眼睛,氣憤地說。

  “我只是好心救你!你怎能如此不講道理?”小貓頓時覺得委屈。

  原本是看到這只小白貓被獵人捉住了,覺得她可憐,小貓才懇求云河救她的,豈不知道這只小白貓這么兇呢!

  “你只不過是人類的玩物而已!你以為你的主人為我花點錢,就是英雄救美嗎?就算你們不出手,救我的人也很快會來。那些欺負我的人類,絕對不會有好結果!”小白貓高傲地說著。

  它那傲慢的神態,那里像一只貓,就像一個高高在上的公主。

  人類的玩物?

  小貓的尊嚴受損,打擊好大。

  這句話,不但侮辱了它,還侮辱了它跟云河之間的友誼。

  還有,它平生第一次做好事,沒想到好心遭雷劈??!

  “早知道就不救你!讓你繼續待在籠子里就好!”小貓氣呼呼地說著:

  “小彥!就當咱的眼睛瞎了!白救了這個不識好歹的家伙,咱走吧!”

  “嗯,好吧!我們也是時候回去了。我想哥了?!壁w英彥天真地說著。

  看到趙英彥那傻里傻氣的表情,小白貓直搖頭。

 ?。?。:
多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