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九天劍主 > 第兩千五百五十八章 我何須退

第兩千五百五十八章 我何須退

  | | |  -> ->  降遂君這一言,是徹底將書生一眾逼上了絕路。

  黎明邊域的罪人?

  他們何時成了黎明邊域的罪人?何時背叛了義軍?

  然而嘴是長在降遂君的臉上,他怎么說,書生等人根本管不了,而且現在幾位至尊大能都在對付白夜,而這個‘葉白’正是書生等人帶來的,那自然是脫不了嫌疑,如果硬要講,降遂君所說的其實也沒錯。

  “降遂君!你這個混蛋,你想殺我們就殺,休要污蔑我們!我們為了黎明邊域,深入岳州殺敵,更是擒下了暗王朝的副指揮!如果沒用我們,義軍早就完了!我們都為義軍如此奮不顧身了,你居然說我們是奸細?背叛了義軍?你....你簡直混賬!”劉順憤怒的咆哮著,整個人都有些失控了。

  “混賬,劉順,你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敢辱罵我?好,既然如此,那今天我就把你們統統送上西天!”降遂君震怒,是再也不遲疑了,抬手一揮,大聲喝喊:“給我把這些背叛我們黎明邊域的奸賊統統斬殺,一個不留??!”

  “遵命!”

  四周的魂者們齊齊呼喊,繼而全部拔出刀劍,祭出魂氣,朝書生一眾沖了過去!

  “戰!”

  見實在沒有路可走,書生立刻咆哮一聲,反沖過去。

  剩余的人也全部催動了天魂,與周遭的魂者廝殺于一起。

  現在頓時混亂不堪。

  而在這頭。

  五名至尊大能排成一列,齊刷刷的朝白夜走去。

  五人合力釋放出來的恐怖氣意化為一股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恐怖氣意,直接朝白夜鎮壓了過去。

  轟隆隆...

  白夜身下的大地瞬間瘋狂的顫動了起來。

  可怖的威壓竟是讓他都有些承受不住。

  不得已下,白夜稍稍催到了下黑河之力!頃刻間,那落在身上的威壓消失了大半。

  “看樣子此子著實是有兩下子!”少年驚呼。

  “那是當然,我與此子交手時就感受到了,不過不必擔心,如果我們五人一起出手,縱然他是有天大的能耐,也決然對付不了我等!”

  “束手就擒吧,葉白!”紅發男子喊道。

  “你們可以動手了!”白夜平靜的說。

  “哼,不知好歹!殺!”

  十顏喝道,急著找回先前的場子,便是一馬當先,率先沖向白夜。

  便看她重新抽出那修長詭異的鞭子,狠狠的抽向白夜。

  那鞭子如同蛟蛇般飛來,在靠近之際,竟是會自行的邊長,隨后瞬間捆住了白夜,將他死死的纏繞著。

  “給我束!”十顏怒喝,雙手握著鞭子猛然一拉,身上的天魂氣意瘋狂發動,如同電流般順著那長長的鞭子傳遞于白夜的身上。

  “干的好十顏,待我將他天魂挖出來!”后頭一名身材壯碩留著長須的至尊大能低喝一聲,雙手立刻化爪,蓄起無盡的魂力,狠狠扣向白夜的胸膛。

  他的五指統統被天魂所包裹,魂力散發出來的光芒將他的五指渲染的如同刀刃一般鋒利至極。

  這一爪子下去,怕是任何東西都會被撕裂吧!

  但是...利爪襲來的瞬間,白夜的身上突然白光一閃。

  嘩啦!

  那纏繞于他身軀上

  的鞭子瞬間化為了灰燼!

  “火?”紅發男子眼神一沉。

  嗖!

  便看白夜反手一拳狠狠的撞向那利爪。

  砰!

  恐怖的力量傳蕩而開。

  那利爪當場被震開,長須魂者的身軀不住后退,恐怖的力量居然讓他的臂膀都不由顫動了起來。

  “好可怕的力量!”長須魂者心臟猛驚。

  “我的鞭子?”

  十顏愕然,不可思議的抬起手。

  她那根修長的鞭子,只剩下手上這一戳了。

  怎么可能?

  我的鞭子可是用蛟蛇筋與寒蠶絲煉制打造而成,一般來講,世間任何都不能將其斬斷!就更不要說將它燒成灰燼了!

  “怎么會這樣?”十顏難以接受。

  “十顏,小心!”這時,怒呼聲響起。

  十顏猛地回過神來,卻是感覺到一股狂暴厚撼的氣意朝自己蓋來。

  那是白夜!

  他開始反擊了!

  而他的第一個反擊目標,正是十顏!

  她臉色一變,急忙后退。

  可這一切都太倉促了。

  嗖嗖嗖!

  三個身影沖襲而來。

  其中就有少年、紅發男子以及一名老者。

  三人合力,一人握劍,一人握杖,一人握著把匕首,紛紛攻向白夜。

  白夜被強行阻攔下來,卻是手握氣劍,與三人糾纏。

  各種刀光劍影,精妙魂法全部上演。

  整個義軍的中心是地動山搖,打的天崩地裂,極為混亂。

  義軍的隊伍已經開始朝四周疏散了。

  至尊大能動手,而且還是五位至尊大能一起動手....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

  要是大能們的魂法波及到了義軍的力量,那豈不是得不償失?

  而且這里發生了如此恐怖的搏殺,消息肯定是會傳開的,而暗王朝那邊也勢必會收到這邊的情況, 如果說暗王朝在這個時候對義軍發動進攻,那對義軍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大部分人也不敢在這湊熱鬧,都會各區域的領袖驅使著開往前線,防范暗王朝進攻。

  “風魔法咒!”只見那名老者將手中的法杖往地面一杵。

  嘩嘩嘩...

  幾道奇異的氣化鎖鏈從白夜腳底的裂縫竄出,瞬間禁錮了他的身軀。

  “錐龍刺!”少年喝喊,反手一臂握著匕首刺向白夜的咽喉。

  且同一時間,紅發男子也不做任何遲疑,提劍而躍,長劍宛如惡魔的獠牙,閃爍著恐怖的銀光,兇狠的斬向白夜的身軀。

  長劍釋出十余米長的光影,縱斬而落,劍威撼動天地!

  如此恐怖狙殺,任何人都難以防范。

  果不其然,白夜亦是如此。

  等他竭盡全力掙脫掉老者的氣化鎖鏈后,少年的匕首已是伸殺而來。

  他急忙抬手,手如閃電,直接扣住了少年的臂膀,將之歪到一邊,可那利劍也已落下,重重的砍在了白夜的肩膀上。

  哧!

  皮肉被撕裂的聲音響起。

  便看白夜肩膀上鮮血飛濺,衣服都被染紅了。

  白夜眼神一凜,扣著少年的手腕,狠狠的將其朝紅發男子丟了過

  去。

  龐大的力量讓少年及紅發男子有些猝不及防,二人撞在了一起,朝地上落去。

  紅發男子急忙穩住身軀,雙腳落地,提劍凝視著白夜。

  而少年則是重重摔在地上,他連忙爬了起來,瞇著眼朝其望去。

  “你的力量好生恐怖,我敢斷定,你一定是用了法寶!一定是!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法寶,看樣子我的決策是對的,殺了你,奪了你的法寶,再利用你的法寶去滅暗王朝人,呵呵,如此一來,我黎明邊域便可重返昔日的榮耀了,哈哈哈哈...”少年大笑。

  白夜不語,只催動靈花天魂,治愈肩膀上的劍傷。

  “我的劍氣乃黑嘯劍氣,你能將它造成的傷口愈合,勢必是要耗費大量魂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治愈我造成的幾道劍傷!”

  紅發男子淡淡說道,倏然雙眼一獰,再是沖了上來。

  與此同時,長須魂者,老者、十顏、少年也全部得到響應,不約而同的一齊出手。

  白夜一手握著虛劍,另外一手也連忙凝出一把虛劍,雙劍狂舞,瘋狂的與五位至尊大能交手。

  虛劍快如閃電,劍影亂卷,如狂風大作,呼嘯亂竄。

  但五人的攻勢也尤為的兇狠,且詭異難尋。

  少年的匕首極為刁鉆,如同毒蛇般,神出鬼沒,且時常出現在白夜不經意的地方。

  老者的木杖無所不能,往地上一敲,便有風火雷電出現。

  長須魂者力大無窮,雙掌化拳,每一拳都能打碎虛空,破滅輪回,霸道無雙。

  十顏再祭一鞭,鞭子如同靈蛇般瘋狂旋動,毀滅氣息從上不住的溢出蕩漾。

  至于紅發男子,則提劍從正面狂擊。

  他的劍術極為驚絕,竟是將一身的魂力全部壓縮在劍尖之上,一劍下去,萬物死寂。

  縱然白夜尤為強悍,面對這樣的五個人,也依然招架不住。

  砰!

  哧!

  啪!

  ...

  白夜的身上不斷出現恐怖的傷痕,

  片刻后...

  紅發男子抓住機會,一劍刺入白夜的胸口,繼而猛然一挑。

  哧!

  鮮血迸濺出來。

  便看白夜身軀猛然一旋,而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死??!”

  少年猙獰而笑,一臂落下,匕首如毒蛇吐信,嘶嘶飛來,何其可怖,匕首還未到,白夜身下的大地已經被匕首上的威壓給統統碾碎。

  在這危急時刻,白夜猛地催動真言術,其人瞬間移開,落在了離眾人十余米外的一塊大石上。

  他停下了身軀,散掉了手中的虛劍,氣喘吁吁的看著眾人。

  “現在,你該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了吧?”十顏瞪著白夜,冷笑說道。

  “我們給過你機會讓你束手就擒了,只可惜...你不聽!”紅發男子也是連連搖頭。

  “你還有退路嗎?”少年微笑說道,直接提著匕首朝白夜走去。

  這些人是鐵了心要斬白夜了。

  白夜眼里當即滲露出無盡的殺意與猙獰。

  “退路?我何須退!你真以為我斬不了你們?”

  說完,白夜直接抬手朝手指上的潛龍戒指摸去!
多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