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公一你的謀士又掛了 > 第五十三章 主公,留在我身邊(三)

第五十三章 主公,留在我身邊(三)

  勛翟這邊的刀兵扔掉了手舉的火把,從后背扯過金屬圓盾擋在了身前,兩翼是楚騎兵,槍兵則在騎兵跟刀兵之后,三方兵力組成一組凸型,那灑一地的火光像紅色的染料給他們披靡了一層鐵血光澤,如同秋色中火紅的楓林。前鋒刀兵列陣形成一字排開,整齊步伐如同山岳擋海向前從容不迫地推進。

  北漠黑騎統一的長柄砍刀豎下,刀尖立地,高頭大馬沖疾而上,恍如是黑色海潮平地席卷而來。

  終于雙方軍隊排山倒海地相撞了,刀與盾交錯鏘鏘,投槍呼嘯飛掠,雙方皆以死志相博這一戰,自然是不留余力的兇猛,勛翟一馬當先,他騎術精湛,人馬合一,力挑黑騎頭領,一人用槍,這是一柄銀白身紅纓長槍,槍長一丈三,他舞動起來有萬夫難敵之勢,一人用長刀,刀不足槍長,對戰時有一寸長一寸險。

  黑騎頭領連連敗退,左支右絀難以招架,他身旁的人挺身幫他擋下幾擊,卻皆受了重傷倒地。

  黑騎兵這邊的勢猛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漸漸有了敗跡,因為光是龐稽等人便是以一敵十,于是黑騎兵察覺到不妙,黑騎頭領與幾人合力擋下了勛翟,便一躍而下,然后跟早有計劃似的,拿刀砍向了戰馬的屁股,突然的攻擊驚痛的戰馬,瘋狂的戰馬一下像發怒的獅子一般朝著勛翟他們奔跑過去。

  勛翟臉色一變,這些戰馬皆套了馬盔跟馬甲,沖擊力可想而知。

  由于北漠黑騎是統一的騎兵隊,是以他們在戰馬身上耗費的財資是難以估計的,但現在他們卻輕易地舍棄了它們,只為了保下自己的性命。

  勛翟對這群人的品性尤其痛恨厭惡。

  他皺起挺俊的眉毛,握槍馭馬避閃,他認為黑騎兵如今使出這樣的蠢招根本就是黔驢技窮,他立即大喝隊伍避開來,而那百來匹瘋馬一下便沖出城門,先前躲在城門口的城民見瘋馬沖來,受到了極大的驚嚇,慌亂之際左躲右閃,竟又全數返回了城中。

  “沒了馬,你們覺得還能夠逃得了?”勛翟冷嗤一聲。

  他一掌撐起躍至半空再落地,身后的披風獵獵作響,他疾步沖上去,身姿颯爽,正打算拿下黑騎頭領的首級好讓這場戰斗落下帷幕,然而卻看到黑騎頭領兩眼黑沉,朝他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他忽然心下一突,腳下越來越慢,最后停下,驀地回頭——

  卻見跟隨他而沖的士兵后面,那些原本應該選擇一處安全地方避難的城民竟不知何時摸了上來,他們此時的臉上早已沒有了之前的恐懼、蒼白與憤怒,全都猙獰冷沉著一張臉,從袖中、衣中、背上取出各類尖銳的兵器,然后向著一無所知的楚軍沖上去。

  勛翟臉色大變,平地一聲驚吼:“后方,戒備!”

  然而,一切還是為時已晚,當楚軍停下,朝后望時,他們已經沖到了槍兵與刀兵的身后,在他們毫無防備與茫然驚措的時候,鮮血噴涌,一具具鮮活的尸體倒在了地上。

  勛翟喉中如賭濕水的綿花,眼睛一下紅了,他咬牙切齒,一柄一丈三尺的金屬長槍直接揮擲過去,落地時,地面粉碎性地炸開,海蕩而起的龐大氣流將那些偷襲暗殺的“城民”都撞退了十數米。

  由于騎兵速度較快,所以被殺大部分都是落單的刀兵跟長槍兵,吳阿一回頭,見此一幕,當場怒發沖冠,沖了上去:“爾等忘恩負義的畜牲,受死!”

  他朝一個驚怔的人沖上去便是一板斧拍去,當場一顆腦袋開了花,血濺三尺。

  而此時的楚軍后方大面積受創,那些人眼看時機不再,便也不蠻戰,直接沖回黑騎兵匯合,等他們一離開,剩下那些站在原地、像傻了一樣的真正的城民。

  他們雙腿發軟,面無人色,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方才那一幕也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

  那些人……那些人怎么會幫黑騎兵?!

  “滾——你們通通給老子滾——”

  楚軍現在已經完全不再信任這些從城中逃生的城民了,也不會再將自己的后背交給他們。

  因為一時的輕信讓他們竟付出了這樣慘重的代價,哪怕這剩下的人之中有很多是無辜與不知情的,那又如何?

  “爾等若再不離開,就別怪俺手下無情!”龐稽怒張著一張朝余下懵逼的城民怒吼道。

  他們渾身一抖,兩眼發直,當真是害怕極了,真是一群弱小又可憐的人,出了這種事,可謂是里外不是人,哪怕想喊冤喊委屈,卻連聲音都不敢再吱一聲,畢竟那些人一直混在他們之中……而他們卻蠢得一無所知,最終連累了別人。

  到頭來,只有一些還控制不住情緒的孩子哭了出來,其它人當真怕他們會在暴怒之際將自己砍了泄憤,便軟著兩條腿小跑起來,拼命將自己當成無害又可憐的蟲子,畏縮緊張地朝著城墻角貼邊走去……

  而一直隱藏在暗處的陳白起也有想到黑騎兵竟是如此卑鄙而險惡,竟然在一開始便設下了這樣大一個局,只為了等待這一刻。

  如今想來,他們當初煞有介事地“屠城”一是為了對滿城的城民造成威懾,讓他們慌亂地四處逃躥,在將人員全數打散后再將熟悉跟不熟悉的人趨趕一起,在這過程之中將他們的人扮成城民趁亂混入其中,便能不被其它人輕易發現。

  難道她覺得他們的行事風格總有相悖之處,原來他們一直在醞釀這樣一個歹毒的大陰謀。

  至于為何不殺光所有城民,全數換成偽裝過的黑騎兵,恐怕也是因為以防萬一,想著真真假假混在一起不容易被發現,還有便是想著萬一被發現可以挾持城民當作人質以交換自身安全。

  他們一直守著這群真假混雜的城民,等楚軍來了之后,他們才演了這一出“大戲”,雖說真正的城民是無辜的,但也被迫成了一群幫兇。

  “哈哈哈哈……想不到吧,你們替他們這些愚蠢又無能的人出頭,卻被狠狠地陰了一把,哈哈哈……”黑騎頭領看著損失慘重的楚軍笑得張狂無比。

  他身邊一下匯集了眾多人群,如今黑騎兵在人數上便占了絕對的優勢。

  勛翟沉默著表情,如白楊一樣俊挺的背脊筆直,他一言不發地拔出了長槍,龐稽他們圍籠過來,如同山岳俯瞰之勢,他遙遙地注視著他們,眼中閃過嗜血的光芒:“不妨試試,即便你機關算盡,爾等今日亦難逃吾一這槍!”

  他長槍一掃,那凌厲的呼喝聲撕裂的空氣,腳下劃出一道長長的深壑。

  黑騎兵一眾見此心悸了一下。

  黑騎頭領在勛翟森然的目光之下,臉上囂張得意的笑意一點一點消失,他陰瞇起眼睛:“你非要與我們拼個兩敗俱傷不可?”

  “你娘娘個腿!今日不殺光你們這群狗子,俺們此恨難消!”吳阿破口大罵。

  龐稽下顎繃緊,兩眼瞪大如同兩顆燈籠一樣冒著火光:“廢話少言,只管給爺爺們拿命來便是!”

  勛翟此刻是默不吭聲,仿佛是石作的雕塑般冷然,他于馬上一躍而起,以俯沖之勢,力勁注入纓槍化為流星,橫空而來。

  黑騎兵早對他們有所提防,立即反應過來,不敢托大,哪怕對一亦是幾十人上前迎擊,龐稽、吳阿等人亦快速加入了戰局,鐵捶被舞得虎虎生威,板斧如旋風入境,劍光平掃而出,頓時打得天昏地暗,人仰馬翻……

  ——

  而另一頭,被風吹得火光搖曳的火把處,有一匹雪白的馬孤零零地留在了原處,馬上之人像被光亮遺忘的黑暗之所,依舊安靜地待在那里一動不動。

  這時,有一個人影從城門口后方偷偷摸摸地試圖靠近他。

  陳白起本關注著雙方戰局,無意見掃了一眼那個仿佛被人刻意遺漏的方向,下一瞬,便定住了。

  只見有一道不起眼的身影正小心翼翼地摸近馬邊,是一個拿布包著頭發的婦人,她穿著一身最普通的服飾,模樣不出眾,看起來便是那種無害樸素的農家婦人,但她手上卻緊緊地握著一把刀。

  刀不是一個普通平民能夠得到的東西。

  所以她也是一個偽裝成城民的人,她或許是黑騎兵的人,也或許是其它什么勢力的暗子,她選在此時拿刀欺近馬上之人,自是行暗殺之舉。

  陳白起眼看著,卻沒有動,她想……憑他的本事,應該不會察覺不到才對。

  她一直等著,可他那邊始終沒有任何動靜。

  他在想什么?

  為什么還不出手?難不成真要等對方一刀子捅過來,才出手拿下她?

  這不像他的行事風格,對方明顯是一個訓練有素的殺手,即便抓拿住她也不可能審問出什么東西,在她確認任務失敗那一刻或許她就會自殺生亡,所以等待到最后一刻出手是毫無價值的。

  陳白起說不上為什么,忽然心底有些不安,她想到方才勛翟那邊出現那大的變故,他卻始終依舊沒有出面,而勛翟在這過程之中,也并沒有與他有過什么交流……

  這不太對勁。

  是他身上出了什么事嗎?

  她目光緊了一下,下意識朝前邁了一步。

 ?。?。:
多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