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才紈绔 > 第2397章 天尊斬圣

第2397章 天尊斬圣

  “這……”

  當察覺此點,玉霄圣人看向江楓的眼神,猶如見鬼一樣。

  “咔嚓!”

  又是一聲碎裂聲響,自玉霄圣人體內傳出,那是他的圣心,被進一步撕裂!

  “不!”

  玉霄圣人在厲吼,無論如何,都是接受不了這樣的情況。

  他堂堂玉霄圣人,諸圣稱尊,橫壓無敵,在那條路上,都是打到天地悲鳴,竟是在一尊天尊面前,道心顫栗,豈能接受?

  “你回不去了!”凝視向玉霄圣人,江楓說道。

  “我……”

  玉霄圣人那高貴的頭顱,悄然垂下,他知道自己的確回不去了,榮光終將逝去,或許他的確不該降臨,這一世太多太多的不同。

  他的所有野心,終將付諸于流水,淪為悲情!

  “江某會留你最后的體面?!苯瓧饔质钦f道。

  “呵——”

  玉霄圣人的臉上,爬滿了自嘲,這句話,他和江楓說過,如此之短的時間,江楓就是用到了他的身上。

  都說風水輪流轉,又豈能想象的到,如此之快,就輪到江楓?

  “不必!”

  搖頭,玉霄圣人斷然說道。

  “也罷!”江楓也不勉強什么。

  “這份體面,本圣自己會留!”玉霄圣人說道。

  “轟!”

  那里能量潰散,十萬里虛空齊齊震動,那是玉霄圣人給自身留下的體面。

  江楓面無表情看著,也不去干涉什么。

  良久過后,直到天印飛出,吞噬那圣人本源,江楓方才是一聲嘆息。

  “玉霄圣人……圣殞!”

  有驚呼之聲傳出,那是悲鳴。

  血雨降落,悲歌響起……

  天地同悲,一片蕭條!

  江楓卻并未多看,轉身遠去,眨眼消失……

  一道道鎖定著江楓的目光,目送江楓離去,那嘩然之聲,方才是如潮涌一般爆發……

  天尊斬圣,百萬修士見證!

  消息傳出,舉世震動,天下修士,無一人能夠心境平靜。

  圣人稱無上!

  無盡世代以來,并非沒有天尊嘗試過挑釁圣人,但最終結果,無一例外,統統以失敗告終。

  當年玉霄圣人未曾證道之前,以天尊的身份與圣人一戰,已如神話,那般事跡,流傳至今,被無數修士津津樂道,口口相傳!

  可玉霄圣人未能做到的事情,江楓做到了。

  且也正因,死去的是玉霄圣人的緣故,這件事情,更是多了一些不可輕言的分量。

  神話被江楓打破了。

  江楓成為新的神話。

  此前江楓就已有當世至強天尊的名號,伴隨著江楓斬圣成功,那分明是表示,江楓踏破了天尊境界的枷鎖。

  圣人,也都壓不住江楓了!

  這是怎樣不可思議的壯舉,天下修士紛紛側目,在驚嘆,狂吸冷氣。

  消息轟傳,激生出無數的波瀾。

  ……

  “結束了,但也是新的開始!”

  雙后負于身后,呂清源抬起頭來,遙望天際。

  天尊斬圣,呂清源自我覺得,自身應該心境激蕩才對,然而,并沒有出現那樣的情況。

  反而是在得知這樣的消息之后,呂清源有著一種,松了口氣的感覺,仿佛是早就預知了這樣的結果一般!

  循著呂清源的視線看過去,簡知行頷首說道:“難道呂兄你有疑慮不成?”

  和呂清源不同,簡知行面色潮紅,不能自己,因為很清楚,天尊斬圣意味什么,江楓成為新的神話,說到底只是其次,更為重要的一點,那是一種可能性。

  江楓以身作則,為天下天尊,硬生生淌出一條路。

  當天尊斬圣都是變成可能之后,萬千天尊,前路也就是有了無限的可能。

  簡知行之所以激動,很大程度正是基于此點,那是開創性的,讓他很長時間,都是沉浸其中,無法自拔。

  “并非疑慮!”

  呂清源搖頭,緩緩說道:“哪怕圣人,都再也壓不住江楓,縱使江楓證道之路出現了失誤,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br/>
  “也對!”

  想了想,簡知行重重點頭。

  江楓是否證道,已不是重點,哪怕失敗,也是那稱尊當世的存在,誰能與之爭鋒?

  “呂某在想,玉霄圣人為何降臨?!眳吻逶从质钦f道。

  “這?”

  簡知行呆了呆,臉色一時間古怪不已,發覺這個問題,不經意間就是被忽略了,不只是他,天下修士,大多忽略了此點。

  “為何?”

  簡知行想著,總算是能夠明白,為何呂清源看上去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

  “江師弟,恭喜!”

  溫別離大笑著說道,只是盡管笑著,這樣的幾個字,任由誰人都可聽出來,是用力過度了,仿佛是咬著牙說出來的一般。

  “誰能想象?”

  陸深如此說道,玉霄圣人降臨,牽扯無數因果,有關這方面的情況,天下修士或許不清楚,但他等,則是一清二楚的很。

  因此一來,對于江楓與玉霄圣人一戰的結局,二者都是未曾過多關注,更多所關注的,是玉霄圣人降臨之后,會引發出怎樣的波折。

  自然,江楓斬圣,當塵埃落定,還是讓二者的心境起伏不定就是了。

  陸深在驚嘆,因為沒有想到,最終會是這樣的結果,倒也并非不能接受,只是覺得,過于匪夷所思了。

  “接下來,江師弟就要諸圣稱尊了?!睖貏e離又是大笑著說道。

  這句話,依舊用力過度,聽在耳中,陸深心思略有些異樣。

  溫別離則并未理會陸深的反應,事實上陸深是怎么想的,他一點都不想知道,如今唯一想要知道的,就是針對此事,舒靜琀是什么想法。

  一直以來,溫別離都是在拿江楓進行比較,于是當他終于得以走下云起峰,野心第一時間就是暴露,那是要橫壓江楓一頭。

  然則到這時候,溫別離發現,無論他做什么,都掩蓋不了江楓身上的鋒芒,這讓溫別離怒,不服!

  溫別離很清楚,他本不該有這樣的情緒,何必過多將江楓放在心上?但往往失控,不由自主!

  “江師弟,你還會創造怎樣的奇跡?作為師兄的我,很期待!”溫別離低語道,咬牙切齒。

  ……

  偌大的天元大陸,風云激蕩!

  無數宗門無數勢力,包括那些現存于世的古道統內部,都是引發軒然大波。

  天下修士的注意力,都是被江楓吸引過去,天尊斬圣,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正是橫壓當世。

  縱然圣人都壓不住江楓了,當世,還有誰能?

  ……

  “轟隆隆……”

  雷鳴電閃,在那劍云的最深處,不斷傳出爆炸的聲響,一朵朵的劍云被震碎、撕裂,雄渾的能量在那里噴涌,有什么東西要掙脫出來,降臨。

  “渾鴻,靈育……玉霄圣人已經被斬了,爾等也想一并被斬了嗎?”

  清冷絕倫的女子抬起頭來,面露不虞,眼中閃過一抹狠戾之色,要出劍,斬圣!

  “玉霄圣人?天大的笑話!”

  有聲音傳出,那是靈育圣人的聲音。

  “他被吹捧的太高,盛名難副。不堪一擊,天大的笑柄!”靈育圣人不屑一顧的說道。

  “哦?”

  聞聲舒靜琀莞爾一笑,一方面是意外,一方面是感到有趣。

  同時舒靜琀焉能聽不出來,哪怕玉霄圣人被斬,也是絲毫不曾影響到靈育圣人的野心,要掙斷秩序,降臨而來。

  “靈育圣人你莫非忘記了你身上發生的事情?還是說,你想再經歷一次?”舒靜琀不無戲謔的問道。

  “那是意外!”

  靈育圣人如此說道,很決然,擲地有聲,然后表示道:“我等降臨,勢在必行,舒靜琀,勸你盡早醒悟,莫要做出悔之莫及的事情?!?br/>
  舒靜琀搖了搖頭,就很失望。

  “舒靜琀,你本該阻止!”那里,又是傳來渾鴻圣人的聲音。

  “天尊斬圣表示什么,別人不清楚,你會不清楚?”

  渾鴻圣人在冷笑,接著說道:“不過是再尋常不過的跨境界之戰而已,千萬別告訴本圣,你以此為榮!”

  “真相,從來都是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舒靜琀淡淡說道。

  “但你不覺得遺憾嗎?江楓發現真相的時間,太早了。若他已經證道,我等無話可說,可他終究不是圣人,終究不是有資格掌握真相的少數人!”渾鴻圣人陰森森的說道。

  “所以……你是在威脅我?”舒靜琀問道。

  “是不是威脅,擦亮你的雙眼,拭目以待即可!”渾鴻圣人不置可否的說道。

  “曾經,本圣因為不容許被威脅,殺到圣血染紅一條路,難道,你認為本圣比以前變仁慈了?”舒靜琀聲音轉冷。

  “這!”

  聯想起舒靜琀曾經做過的那些瘋狂舉動,渾鴻圣人臉色不由劇變,他自然不會天真到認為舒靜琀變得仁慈了,相反,這一世的舒靜琀,更為捉摸不透,也更為可怕!

  于是渾鴻圣人就沉默了下去,情知將舒靜琀激怒,絕不是什么好事,若是舒靜琀發瘋的話,誰也無從預料,舒靜琀會做出什么舉動來,那樣的代價,無法承受。

  “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事?”

  ……

  但僅僅片刻之后,靈育圣人也好,渾鴻圣人也罷,就是齊齊發出驚呼之聲,仿佛遭遇了無上恐怖一般。

  舒靜琀的神識在這一刻釋放,覆蓋全大陸,而后一道身影被她鎖定,正是江楓。

  在鎖定江楓所在的位置之后,一抹笑意,就是自舒靜琀嘴角流露而出,那笑很燦爛也很甜美。

  當然,縱使再如何甜美的笑,落在靈育圣人和渾鴻圣人眼中,也都是分外的兇神惡煞!
多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