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血妖姬 > 第2340章 地下城
  “就算真是他們隕落了,又不是我們讓他們離開的,他們自己直接下車離開,跑去坐了別人的飛車,害人害已,哪兒關我們的事了~?!”天幸沒好氣的說道,吳幸訕訕閉嘴;

  雖然話是這么說,但是就像是最前面正在下車進城的仙舍金仙說的,飛車上除了最后一輛只有五六人,其他飛車中都是十人滿員;

  那么,等輪到他們下車的時候,不用別人說也知道,那去坐了別人的飛車害死人的傻缺選手就是原本和他們一車的~!而為什么會讓他們離開飛車去坐別人的飛車害死人,即使他們自己說是那倆傻缺自己走的,但是那也得人家相信啊~!

  吳幸對于這個問題的后果表示,相當的不樂啊。

  而因為這個問題,但是當流墨墨他們的飛車進城的時候,城門口的守衛卻是冒了出來;

  “怎么回事?!”車內眾人神色微變,不過他們才透過車窗驚疑不定看向外面,東勝神州的仙舍金仙卻是上前疑惑問起;

  “人數不對,”那檢查的守衛看向仙舍金仙說道,讓他們不由一怔;

  “里面有一名御寵仙人~!”仙舍金仙飛快解釋了一句,守衛們聞言都是驚訝,不過他們卻是依舊皺眉;

  “不是御寵仙人的問題,你們之前說過,除了最后一輛飛車,其他飛車上都是十人滿員?!笔匦l們齊刷刷的看著飛車說道;

  “是啊,怎么了么??”仙舍金仙詫異說道,守衛們見那些金仙是真不知道情況,神色愈發嚴肅了起來;

  “這車上沒有十人,下車~!”守衛嚴肅說道,仙舍金仙們都是一凝,目光立即落到了飛車上。

  而在車窗這兒圍觀了一會兒的流墨墨他們見狀,也知道這事兒是混不過去,也沒有耽擱的就直接下了車。

  當仙舍金仙看到下車了的八人和已經空了的飛車,他們的臉色也不對了;

  “流仙子,還有兩人去哪兒了?!”仙舍金仙盯著流墨墨問道,流墨墨一臉無奈;

  “原本還有兩人與我們同行,只是在之前那白霧中飛車停下許久的時候,那兩人就相攜離開了,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去哪兒了?!绷髂珨偸终f道,仙舍金仙和守衛們聞言都是怔然;

  “他們離開之前可曾說過什么??”仙舍金仙擰眉追問,流墨墨搖搖頭直接反問出聲;

  “我們雖然同車,但本就是陌路,與陌生人會需要說什么?”

  流墨墨的話讓他們都是沉默,雖然道理是這個道理,但是··

  流墨墨淡定的看著他們,也等待著他們的決定,雖然雪如樓暗中傳音與她說過,這事兒怪不到他們頭上,而且流墨墨還是御寵仙人,她可比那已經墜入深淵,已經注定隕落的一車仙人的作用大太多了;

  但是流墨墨表示,道理她是懂的,但是鬼知道這些家伙會不會有秋后算賬的念頭,或者干脆現在就做好給他們穿小鞋的打算~!

  而對于流墨墨的這個想法,雪如樓也是無奈,這還真有可能,就像是之前吳幸說過的那樣,即使他們不是兇手,但是間接,還有遷怒的話··那情況卻是有點兒懸啊~!

  不過,最后的結果還是證明了一件事,御寵仙人果然是很珍稀且非常有用的特殊仙人啊~!

  嗯,沒錯,雖然流墨墨已經做好了會被算賬,會被收拾,而且可能會是暗中被收拾的準備,畢竟也是間接坑死了十二名選手,但是沒想到那些守衛收斂了在一旁看著,東勝神州的仙舍金仙卻是在臉色陰沉了半天后,卻只是嚴厲警告了一番,然后在流墨墨有些懵逼的追問之后,一臉嚴苛的卻是說出是此事了結的話來。

  然后在流墨墨還處于懵逼的狀態中,仙舍金仙們只板著臉讓他們麻溜進城,別在城門口堵著路,讓雪如樓只一把抱起流墨墨,然后帶著眾人飛快的進了城;

  “··他們,不是,這事兒就這么結束了??”進了城后,流墨墨猛然回神,只瞪眼趴在雪如樓肩膀上看向城門口處,仙舍金仙們縮小收起了他們乘坐的那輛飛車,下一輛飛車到了他們面前;

  “不然呢?”抱著流墨墨,在能明顯感知到她情緒的前提下,雪如樓只開口道;

  “沒什么啦,就是驚奇,震驚?!绷髂S口說道,雪如樓一噎,這敷衍的也太不走心~!

  “算了,不說這個了;”雪如樓丟開了這茬兒直接說道,流墨墨點點頭,雖然稀里糊涂的就結束了,但是這樣也好。

  這事兒也算是了結,流墨墨他們都沒有再說什么,這才轉頭打量起了這座地下城;

  地下城極大,肆意釋放出神識,竟是探尋不到邊~!神識的范圍還不及這座城~!

  地下城因為在極深的地底,上方自然是封閉的巖壁,不過那距離巨城還很高的巖壁上,卻硬是嵌入了一顆顆大如人頭的明亮寶珠,仿佛漫天星辰,頗為壯麗耀眼~!

  而這般不計成本的漫天寶珠的照耀下,這地下城卻是亮如白晝,甚至是纖毫畢現~!

  “東勝神州的選手往這邊走,莫要在原地停留~!”而在眾人打量巨城內風格陌生的建筑物的時候,不遠處卻是有態度很不錯的仙人在他們打量了一圈后開口說道;

  “有什么說法??”見眾人齊刷刷的看了過去,那名仙人只一臉微笑的走了他們面前;

  “我是專門來給諸位引路的?!蹦窍扇苏f道,見眾人不吭聲只依舊看著他,他則抬手指了指他之前站著的那里,一眼看去那個位置附近還有著至少二十名天仙在等候著;

  “那就帶路吧?!被灸艽_定他的身份后,雪如樓直接說道;那仙人見他們一行人并沒有問詢他關于地下城的事情,雖然覺得詫異,不過也沒有多說什么,只立即就客氣的引著眾人往城內一條街道走去。

  一路的沉默,街道上并非常規的買賣鋪子,反而是一棟棟外形模樣基本沒有差別的住所;

  讓眾人也是明白,這個巨大的地下城,怕就是為了總篩選才存在的吧~!

  引路的仙人一路上沒有再主動說話,直接就把他們一行人送到了屬于東勝神州的區域;

  “這是隸屬東勝神州的一處空著的住所,諸位若是不滿意,還有那邊那棟,然后隔壁街還有三棟?!币废扇苏f明道,流墨墨他們回頭看了看他指出來的另一處完全是粘貼復制的住所,然后默默搖頭;

  “這里這些建筑物都是一副模樣?”流墨墨問道,引路仙人立即點頭;

  “是的,里面的布置也基本一樣,諸位若是對住所有別的要求可以說出來,我們會盡量幫忙解決?!?br/>
  引路仙人的話讓眾人都覺默然,盡量幫忙??意思若是麻煩些之類的,就不幫忙解決了??

  引路仙人話語中的意思讓眾人都覺無語,這特喵的不愿意就直說,還假惺惺的這么搞,真是~!

  “關于地下城還有總篩選的情報,有嗎?”雪如樓突然出聲問道,引路仙人聞言一愣,然后又立即反應了過來;

  “有的有的,這是每位選手都有的基礎資料?!币废扇孙w快取出了一枚玉簡遞了過來說道;

  雪如樓接過了玉簡,神識直接探入其內,迅速檢查了一番;

  “不是說人手一份?”流墨墨默默的看著引路仙人說道,引路仙人聞言一呆,然后連連抱歉,只迅速從袖中取出一打玉簡,迅速分發給了眾人。

  “禁制令牌?!倍催^玉簡了解到了這兒的一些常識的雪如樓見大家

  ——發燒蘇醒,哥哥方恒去上京參加月流火,原奶娘帶著第一次出門,去東邊找關二姑娘,知道一些基本情況,發現東邊院子人

  很多,院子住了很多人,對她都很關注,院子正房都被用木板分割成四個房間,關家姑娘住了一個;關梅梅用方青私房錢買了很

  多無法直視的話本子給她,得知方大小姐歸府,大部分人都去拜見領賞后,她和原奶娘回了院子,然后發現了這具身體的路癡問

  題

  ——回來后洗澡,藏好話本子,梳頭時提及大小姐,得知大小姐的情況和自從十年前后就明顯非常不對的情況,支開原奶娘無聊

  看書一下午,傍晚餓的受不了原奶娘來卻說琴瑟色怎么不吃點心,以為她不合胃口,后忙去準備晚飯,琴瑟色驚愕發現一直以為

  是裝飾的大捧的花是點心,然后開吃,驚喜美食魅力,原奶娘做好晚飯回來后見她把點心吃完嚇了一跳,琴瑟色表示還餓,原奶

  娘擔心她撐著不給吃,最后還是妥協,

  ——吃半截時院門響起,原奶娘去看,琴瑟色躲門口偷看,大小姐要見琴瑟色,原奶娘臉色難看回來,琴瑟色迅速吃完,得知去

  見大小姐并不是好事,急忙出門后見到四名白衣少年,和原奶娘一起跟著離開,去到一個掛滿琉璃燈的大房子面前,看到門口更

  多的白衣少年,原奶娘被留在外面,琴瑟色進去,看見大小姐方瓶兒和對她很恭敬的方家男人們,被告知明天要帶走她后,琴瑟

  色被打發走,出門和原奶娘一起回院子

  ——回去后從原奶娘處得知每年都有嫡系被帶走,帶走之后再也不見,此行一去無回,原奶娘反應卻非常異常,情緒非常不對,

  琴瑟色想過一夜讓原奶娘冷靜些再問緣由,睡著后原奶娘進來給她收拾東西,然后離開,第二天早上院門很快被敲響,被催促,

  原奶娘給琴瑟色貼身藏了金珠和匕首,仔細叮囑要逃跑后,也沒有問的成昨夜的疑惑,出門跟著白衣少年們離開,回到了大房子

  里,里面除了方瓶兒還有兩人等候,人到齊后白衣少年進來收拾東西,同時給方瓶兒換裝,弄的非常華麗

  ——和針對自己的方藍與另一個少年跟著方瓶兒走出方府,夸張如小宮殿的馬車駛來,街上卻死寂無人,上車后被帶到小房間,

  早晚飯有人送來,但食物非常難吃,因為內急出去想方便卻迷了路,驚動方瓶兒后被安排了一專門領路的白衣少年,到達目的

  地后已是黑夜,然后下馬車方藍和少年驚愕那引路少年,方瓶兒卻帶著他們在泥地中走了半天,到達石板前竟解開臟污的外裙和

  鞋子,赤腳走向遠處巨石宮殿

  ——進去好半天后有一綠衣少女出來示意,白衣少年表示琴瑟色和方藍可以進去,并不要方肅進去,琴瑟色脫了臟鞋和臟外裙走

  上石板,方藍和白衣少年扯皮,發現無果后只迅速去追琴瑟色,石板非常冷,走到巨石宮殿門口跟著綠衣少女進去,宮殿內地板

  卻熱的燙腳,走進去通道,琴瑟色路癡發作被綠伊發現,方藍也詫異知曉,綠伊把她們帶到宴會廳,兩女進入,看到方瓶兒和大

  量女人以及唯一被稱為主上的男人

  ——主上嫌棄琴瑟色身體太小,讓綠伊帶她下去養著,成暫時的侍女,方藍被留下了;琴瑟色跟著離開,被帶到侍女住所區,綠

  伊和她說了一些情況后把她送回房間就回去睡覺了,沒吃晚飯琴瑟色餓的難受想出門去隔壁求助綠伊,卻路癡發作迷失了方向,

  敲到了她隔壁白裳的房門,得知她是方瓶兒帶回來的頓時不爽關上門,無人幫忙愣是在走廊里轉悠半天走到崩潰,白裳不能忍的出來質問為何在她門口轉悠

  ——表明自己是路癡,是因為沒吃晚飯餓的,表明綠伊可以作證,白裳帶她去找綠伊求證,說明情況后兩人和解,不過因為出自

  方府,白裳依舊不待見琴瑟色,說明晚飯已經沒有,但明早可以早點帶她去吃,她答應了,雖然餓的要死但還是跟著白裳帶路回

  去了,餓的睡不著折騰一夜,同時宴會廳里方藍驚恐的被主上吸血昏死后被帶走了

  ——第二天,綠伊一來琴瑟色就立即出去,被帶著去飯廳吃飯,因為吃的太多驚動了女大廚,被女大廚看中,急忙跑路后得知女

  大廚看中的都是能吃的,一旦被劃分過去跟著她

 ?。?。:
多乐彩开奖